木櫾莛

夏恋(上)

ooc严重,不知道在说什么。
标题的曲子真的很好听。
有勇气作死是因为最近受到了足以坏掉了的巨击。
在跟同学说的时候脖子上被架过格尺,嘛……
第一次写狛日,写的不好,请多原谅(土下座)

狛枝凪斗识到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和有了喜欢上的人是同一天。
他并没有惊慌失措,甚至觉得早该如此。或许在这天之前他就隐隐有了预感,但是被他忽视了。狛枝花了1分钟接受了这个现实,收拾好了刚才由于剧烈咳嗽所吐出的花瓣,跟兔美打了个招呼回去了。
兔美的嘤嘤哭泣的声音一直伴随他走出办公室,这让他有些心烦。他抬头去看天空,今天天气很好,天是湛蓝色的。
刚开始吐花的时候他并没有怎么在意,以为只是黑白熊在上次活动的恶作剧后遗症而已 。到了后来越来越严重的吐花开始影响他的睡眠和生活,使他不得不来寻找兔美,然后他知道了这一切。
这比他当初知道是绝症时好多了。他想。那时兔美还在哭泣着摇晃他的手臂,告诉他要早点和喜欢的人心意相同。
那不可能。他几乎是一边笑一边向傻眼的兔美说到。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他分不清这之中是喜悦还是绝望。
可能两者都有,可能两者都没有。
“喂,狛枝你知道左右田去哪了吗?”
就像现在他喜欢的人就站在他面前。叫做日向创,是个毫无才能的预备学科。
“日向君不是总是跟左右田同学在一起的吗,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还有预备学科总是在本科生中晃悠,不觉得羞耻吗?”
“我就不应该问你。”
日向有些无奈的说到,上一回去还CD也是这种情况,而且为什么每次他到这边遇见狛枝都会被他找茬,两个人简直跟小学生没什么两样,他叹了口气,转身向其他地方去找左右田了。
狛枝呆呆的望着他离开的背景,心里感到几乎有什么顺着骨缝在生长,让他疼痛到快要大喊出来。
可是他却笑了出来,比任何一次都笑的声音要大。如果他跟日向君说了自己的情况,那么善良的他一定会帮助自己。可他不想要那样,他不希望日向君因为这件事情才能给他那近乎怜悯的感情他不想要那样毫无意义的虚假的感情。
狛枝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日向君和他不一样,先不说男生喜欢上男生的困难性。与没有朋友只会追求希望带来不幸的他相比,在人群中平凡却耀眼的日向君就像是太阳一样。他对本科有什么企图,或是跟他一样对才能的渴望,但并非如此他欺骗自己又清醒认识到这一点,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更想恶劣的找对方不痛快吧。
飞蛾总会无缘无故的被光亮吸引去,然后一无所有的死去。它甚至连拥抱一下光都无法做到,仅仅只能痴迷的留恋到死亡。
真差劲,他想。
以日向君迟钝的脑袋想来,绝对不会明白自己有多么受欢迎与有吸引力。为什么呢?明明只是一个预备学科。
大脑不比断了线路死机的机器强到哪去,他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冷静了。却没有想到一旦关于日向君却如此的失控。
日向君是绝对不会喜欢上自己的所有,这就足够了。
狛枝在心里轻声说道。
现在是夏天。
热,很热。穿着衬衫们的少年透过衬衫便可以看到后背,汗水将头发紧紧黏在额头上面。上课的时候,狛枝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拿着笔在笔记上圈圈点点,与蝉鸣声所在的炎热似乎是两个世界。
日向创
那纸上清晰的写满了这个名字。狛枝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因为日记会变成他人的线索,加上自己的能力发酵往往都会变成多余的事情。
可是现在他想做个梦。如果是面向未来而告别的梦的话,这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记得好像这次的修学旅行是在贾巴沃霍岛吧,要是机会的话,也只有那个时候了吧。
[我想要说出一直以来都永远不会说出口的秘密]
他翻开新的一页,在上面如此写到。
………………
日向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他看着眼前的狛枝,只剩下了叹气的力气了。
事情要从三天前他们到达贾巴沃霍岛说起。在遭受了黑白熊的欢迎仪式之后,不幸中了头彩吃到特产的狛枝彻底变成了哑巴。而且不知道是否有恢复的方法。
这一次连一向冷静的狛枝本人都有点傻眼了,更别提愣在原地的他们和哭的惊天动地的跑去追黑白熊的兔美了,在围绕狛枝大眼瞪小眼的数个小时之后,他们才终于发现了事件背后更严重的本质问题。
谁来照顾狛枝?
他看向周围的一票同学,在没等开口询问前就被如同镭射光线的视线压灭了。
好吧,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最后虽说是为了公平起见七海进行了投票,但毫无例外所有的票都是给他的。
于是他将和狛枝一起度过在岛上的10天时光,而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他甚至能感觉尴尬从体内破土而出了。
他不知道该对对方说些什么,他们没有共同的爱好,兴趣,甚至连交谈现在都无法进行。数数他遭遇狛枝的日子里,不是被怼就是怼了之后不欢而散,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的确无法放下他不管,日向在心里安慰自己至少两人不会吵到天翻地覆。
说实话他有点庆幸狛枝无法说话这一点,封住了毒舌与希望传教能力后的狛枝看起来变得十分柔和,平时聚集在周身的那份锐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自从不能说话了之后狛枝只是默默的的坐在角落里看书或是写着什么,偶尔会露出淡淡的笑容。那是他平常不曾看过的狛枝,不得不说安静的他是极具欺骗性的一个人。
可那也只是表面上,狛枝对于他的讨厌程度一点都没有减少过。最初自己还曾尝试主动向对方搭个话什么的,但在漫长的无言之后终于失望的放弃了。对方如同活在自己永远无法进入的世界一般,那道墙壁坚硬又冰冷。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胸口会觉得堵塞,每每看见那样的狛枝,他都会禁不住想到如果自己不是预备学科那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而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在逃避狛枝。
比之前……还要难受。
他分不清自己是希望狛枝能够开口说话还是像现在这样了。
明明现在是盛夏,可他在那样的狛枝身上看到的却仿佛是另一世界的枯萎。那样的狛枝有着毫无生气的脸庞,苍白的面孔越发衬得他像人偶一样。
他不清楚自己那里觉得不舒服,或许从很早就开始了或许只是在与狛枝目光交汇的时候。
他逃跑了。
………………
[与想象中的一样,是个好人,居然明明找不到话题还特意照顾我这样的垃圾。]
狛枝收起笔,将本子轻轻的合上。自与黑白熊交易过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知道日向君在躲着他,但他不着急,恰当的来说他连自己的心情都无法整理好。
对他来说知道喜欢的人的一瞬间被判处死刑,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他本以为自己会对这种事情更加冷静,结果事实上他完全做不到这一点。
[我本来是带着赴死的决心去做的这件事……但是]
他又快速打开本子,写了写又在最后两个字上愣住。他看着那句没写完的话,一股苦涩从心脏底部晕散开。
那又怎么样呢?狛枝凪斗,你不过始终是个胆小鬼罢了。害怕被拒绝,结果却无比厚脸皮的希望对方带在自己身边。明明自己这种快死了的人渣就不该生出什么期待。
为什么会觉得毫无才能的日向君不一样呢?为什么会觉得他如此温暖呢?比起所谓的希望他只不过是个毫无意义的牺牲品不是吗?
“狛枝?”
结果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在眼前的那份不刺眼却能照亮冬日的微光。
他所爱的所希求的真的是希望吗?
………………
已经是第五天了吧,本来把狛枝当做不存在便可舒心的跟随其他人活动,可他心里怎么都无法放心。也许是源于自己躲避对方的愧疚感,也许是那种状态的狛枝让他害怕。可令人意外的是,正当他为这件事苦恼不堪的时候,反而是对方先提出了邀请。
[要去那里走走吗?]
这是狛枝写的便条,推到他面前时,他几乎因为惊讶而立马答应了。
“好,好啊。”
那不是特别好看或难看的字,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该有的字迹。这和平日里狛枝的气质相差甚远,似乎自从失了声之后,狛枝就和印象中的人不在能紧密重叠了。
[去哪里呢?]
那双直视他的眼睛温润到令人诧异,里面看不出什么情绪。灰绿色的眼瞳被阳光照射到变得泛着微光,竟然使狛枝整个人看上去异样的温柔。
[日向君?]
那双眸子里露出了疑问的神色,那之中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影子-——
“啊,啊抱歉……是去哪里吗?狛枝没有要去的地方吗?”
直到对方的手在他眼前挥来挥去他才意识到,自己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有多久。
这太丢人了,他想。
最后还是决定泡在图书馆了,贾巴沃霍岛有很多可以去的地方。不过外面很热,而且狛枝喜欢书。
但是说到底这些都不过是没有用的理由,日向捂着脸小声地将脸贴在木制桌面上叹息,他明明是想跟对方说些什么的,结果反而更加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他甚至都不知道狛枝喜欢什么书类,毕竟从他的书架摆置上完全看不出书和书之间有什么联系。紧张让他无法开口,于是在这种令人绝望的状况中,绝品的错误发生了。
“啊……啊……好像能烧的很旺啊……”
「诶?日向君是认真的吗?」
对方听到他说的的话后,立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即便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很快写下了一句话,而看到那句话的瞬间使他的脸迅速红了起来。遭了!刚才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日向下意识想捂住自己的脸,结果偏生又在这个要命的节骨眼上意识到了狛枝的存在,这种动弹不得的感觉加上现实的双重打击,让他很不得杀死几秒钟前的自己。
「不愧是日向君呢,想问题的角度就是不一样。」
想嘲笑就快说啊!喂喂,别说我没看到你嘴角憋笑的这件事情!正当他觉得尴尬又困窘的时候,对方反而用那种温和的笑容来迷惑他。接连写下的话更是让他感到能燃烧的不是书是大脑。
「出发点很好呢,我是没想过烧书这种事情了,不过留的青山在吗。虽然不一定会发生那种绝处求生的情况啦,日向君的着眼点很好啊!」
那种夸张的赞同方式反而无法让人淡定啊……而且为什么你会笑的那么开心…………不这样样一闹两人周身僵硬的气息倒是缓和了不少,静下心来的他居然还能想狛枝笑起来挺好看的这个现实……
………………狛枝笑起来挺好看?
………………????
「怎么了?日向君?」
“没……没什么……”
一瞬间觉得狛枝真好看什么的,一定是他的错觉。虽然真的很尴尬,但是总感觉他们之间的气氛没有以前那么生硬了。仅仅只是在图书馆看书也挺好的,他这么想着,心里便无法抑制冒出来了某些念头。
(能成为朋友就好了。)
这一回他想试着去努力一下。
……
狛枝歪着头注视着窗外,最近他和日向君去了很多地方,对方比最初能够接受他的存在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渐渐变长,这样下去的话大概两个人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这样就足够了吗?
他不清楚,曾经盘踞在记忆中的经历比想象中的根部更深,那些刻在生命中的警告,静静的蛰伏在伤口处告诉他不可以去接近任何一个人。狛枝紧紧地握住笔,像是虔诚的信徒一样向着远方祷告。
「我只爱着希望。」
那六个字几乎穿透纸张。

吉ki吉?
ooc严重
莫名奇妙在新年这天入了邪教。
       我大概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在10000次的想要向他人求助却最终败于本性的时候死亡大概就已经是注定的结果了。
      从骗子的嘴里除了谎话还能说什么?以致于先不说有没有人信,在求救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早就变成奇怪的事情了,再说一句这是骗你的啦就是再完美不过的事情了!嘛,也离最悲惨的结局又近了一步就是了。
       虽然说这样死去有点凄惨,但是借这个机会再来骗骗某个实心眼的家伙不是最好不过了吗!老实人苦恼又无语的样子,好笑的让人想要只仅此一次的,仅此一次的。。。。。。再好好嘲讽一遍啊。
        明明一切。。。。。就都是你的错啊。嘛,这也是谎话就是了,全都是谎话就是了,你就一直相信着相信着,直到我说出“骗你的”就好了。这一定就是最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也不是因为这种堵塞在胸中的感情而痛苦,这种绝望感也只不过是错觉罢了。目光所追随的,若有若无的悸动与嫉妒也仅仅只是错觉罢了。骗子口中说出来的就只有谎言,无论如何的思念,从这张嘴里吐出的,所倾诉的,全部,全部,就只有你所不能理解的话语而已。所以我,喜欢你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闹剧骗术。
        但是。。。。。。为什么嘴里吐出的花瓣会是真的呢?洁白的,让人讨厌的颜色,像你的干净,一样一步步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溺到死去。
       这真是最糟糕的死法了,哈哈哈哈哈,最糟糕的死法不是吗?
       这只是谎言哦!如果这么说的话你会有什么表情呢?
呐,为什么你只是机器人啊,告诉我吧。

“哟,ki-bo”
“王马同学有什么事情吗?”
“我啊,快要死了哦!”
“诶!怎么会。。。。。我,我送你去医疗室。”
       啊啊,果然是相同的样子啊,为什么会这么老实呢?让人不由得想暗自坏心作弄。
“哎呦,头好痛,唔。”
“没关系的吧!”
“大概是要不行了,ki-bo要是能给我收尸就好了。”
“请不要胡乱说这种话!”
“没什么的啊,因为我喜欢ki-bo所以无所谓的。”
“能给我收尸吗?ki-bo?”
“。。。。。。请容我拒绝。”
     啊啊,这次的谎言有这么劣质吗?但是这次啊。
“我希望王马君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我不会容许王马君出现死亡的情况的。”
“噗,什么啊,一本正经。。。。。。”
      没有任何预兆的,便被看见站在面前的人背对着自己矮下身去。像是催促一般的叫着我的名字,那句应该是骗你的话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从喉咙中间挤出了。心情复杂的看着对方,被背起的那一刻胸前传来的温度是不属于冰冷钢铁的温度。
      那一定不是我的,从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加速的温度。就像我的脸颊也并没有像烧起来一般。
“再坚持一下王马君。”
“。。。。。。”
“王马君?!”
“喜欢你。”
“诶?”
“我是说,机器人冷冰冰的真不舒服。难道就没有什么加热功能吗?”
“唔!请不要歧视机器人!如果改换居家型号的话大概会有跟人一样的体温吧。嗯。”
“呆毛卷成问号了呢。”
“诶?”
“骗你的。”
“什么啊!”
       今天,明天,后天,大概是一样的,也许等不到那天了。什么时候你会厌倦呢?不再相信我说的任何一句话,不再一边苦恼着一边认真的听我说话。是你的程序设定成这样的,还是仅仅只属于ki-bo这个人的模样。我不明白,也不清楚。但是啊,这一定也只是最后一次了。让我再说一次,再说一次我最爱的谎言吧。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不堪,我将脸贴在他的身体上小声的咳嗽着。咳出的花瓣随风飘出,在蓝天下,最终融入的白云的尽头。
“ki-bo。”
“王马君?”
       我讨厌活的人类,喜欢毫无温度的机器人。因为那是假的,人类造出的谎言。我喜欢谎言,因为那就是我,王马小吉的全部。
“能让我摸摸你的身体吗?”
“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哈哈。”
      但我却希望你是人类,哪怕仅有一次的,仅有一次的触摸所感受到的温度,去确认能否同人类一样所明白这份谎言下的心情。
不过,不可能的吧。
因为ki-bo就是ki-bo。
“我最喜欢机器人了。”
“真的吗?”
“骗你的啦。”
我最喜欢的机器人,最喜欢的你。
这并不是谎言。
再见。
“王马君,我们到了。”
“王马君?!”
ki-bo。
-end